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老师小说  »  老师和学生们玩烧烤
老师和学生们玩烧烤

老师和学生们玩烧烤




  “哇,老师看起来很爽的样子啊。”

  “嘿嘿,待会轮到我们的时候一定要让老师爽个够。”

  “哎,你们快看,看班长在干什么?”

  不知是谁突然叫了一声,男生们齐刷刷地回头看去。

  只见小敏埋头正蹲在垫子上,一只手伸出两根手指拨开两片粉嫩的小阴唇,另一只手却正拿着一只自己的高跟鞋小心翼翼地将那细长的鞋跟往自己的阴道里塞。

  原来从刚才开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杨淑珍的绞刑性交吸引了过去,而早已春情泛滥的小敏更是忍不住自己手淫了起来。

  她一手揉捏着娇嫩的阴蒂,一手将莹白的手指伸进阴道里不停地抠挖着。

  她本来想要排解一下积蓄的淫欲,却没想到被母亲淫荡的表现刺激得越发兴奋,小穴里那一处麻酥酥的骚痒却似越来越深,手指无论怎样抠弄总觉得不解痒。

  欲火中烧的小敏这才灵机一动脱下一只高跟鞋来偷偷给自己解痒。

  这时突然被人揭破了自己的淫态,小敏就像个做坏事被发现的孩子一样啊的叫了一声急忙将高跟鞋穿回脚上站了起来。

  “嘿嘿嘿,班长你害什么羞嘛。你继续手淫好了,我们不会打扰你的。”

  “胡,胡说,谁在手淫了?”

  “哦?不是在手淫么?难不成你的高跟鞋还会强奸你?”

  “你,你,哼!”理屈词穷的小敏只能哼了一声一跺脚不再理会男生的调笑。

  这时钱飞将绞索绑在了绞刑架上转身走了过来。

  他一双手搂住小敏的肩膀一手抚摸着她那柔顺的黑色丝袜说道:“小骚货,终于忍不住了吗?”

  在钱飞的抚摸下小敏的鼻息变得有些沉重,她伸手拉过钱飞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放到自己的阴户上说道:“坏蛋,你自己摸摸不就知道了?”

  钱飞摸了一把那湿答答的阴户,将沾满淫液的手指放入口中吮了吮说道:“看来也该处理你了。”

  说着钱飞拿起注射器吸满了一支春药,小敏看着那亮闪闪的针头似乎有些害怕,身子一个劲地往钱飞怀里靠。

  钱飞嘿嘿一笑说道:“小鬼,把屁股撅起来,大夫要给你打针了。”

  小敏撇了撇小嘴却还是听话地跪趴在地上撅着白嫩的小屁股对着钱飞。

  钱飞伸手摸了摸她的臀瓣,他明显能感到那柔软的臀肉在微微颤抖着。

  钱飞说道:“别害怕,一点都不疼的,你看老师打针的时候还不是一副很爽的样子?”

  钱飞一边说着手里已经将注射器扎进了小敏的臀瓣,小敏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却还是痛得浑身一颤“哎呦”的一声叫了出来。

  钱飞一口气将春药注入了小敏的身体,他揽过小敏的肩膀抱住她问道:“怎么样,还疼吗?”

  小敏有些撒娇地在他怀里拱了拱说道:“疼着呢,人家最怕打针了。”

  钱飞一笑说道:“嘿嘿,这个药效快着呢,马上你就不觉得疼了。”

  果然不出所料,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小敏的表情就完全变了。

  她一边将白嫩的小手伸到胯间去拨弄着那颗挺立起来的小肉珠一边喘息着说道:“哦,阿飞,我,我好热,好痒,你快插我吧,操我,我要受不了了。”

  面对小敏的求欢,钱飞却说道:“那可不行,你是今天的主菜,是要拿来吃的,可不能弄脏了。”

  “那,那怎么办?哦,我好痒。”

  已经欲火中烧的小敏再也顾不得自己的脸面,她转头看向一旁的男生们,一翻身像一条母狗一样趴在地上扭着屁股说道:“同学们,求你们来操我吧,我好想要。我的小穴,我的菊花,随便你们插。”

  要是在平时,这些男生早就不顾一切地扑上去轮奸小敏了,但是今天他们却打定了主意。

  “哎呦,这还是我们那个清纯的班长吗?以前想看看你的小逼都不让,现在却想起我们了啊?”

  小敏不顾一切地辩解道:“不,不是的,那是因为每天上学的时候阿飞都要给我穿上贞操带,要是被你们看到我就没法活了啊。”

  钱飞蹲在一边像是抚弄着一只小猫一样伸手抚摸着小敏的下巴说道:“那还不是因为你自己太淫荡了?要是不给你穿上贞操带说不定你自己就跑去和垃圾场上的野狗交配去了。哈哈哈。”

  男生们纷纷笑道:“是啊,是啊,以前真不知道班长这样淫荡,看来真应该锁上一点啊。”

  小敏这时已经完全被性欲占领了脑袋,她直接爬过钱飞的双腿,将那汁水淋漓的阴户抵在钱飞的膝盖上一阵摩擦。

  男生们看着她这副模样又是一阵大笑,钱飞却站起来说道:“好了,不逗你了,现在开始穿刺吧。”

  哪知道小敏这时似乎已经被猛烈地欲火烧得失去了思考能力,她只是觉得用来摩擦阴户的那块硬骨头一下不见了,于是抱着钱飞的腿叫道:“啊,别走,我,我要。”

  钱飞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看来这药效也太强了点。”

  钱飞说着一伸手将闪亮的穿刺杆抓在手中晃了晃说道:“小母狗,你不是下面特别痒吗?让我用这根棍子给你解解痒怎么样?”

  小敏看着那根长长的穿刺杆真是心花怒放,当即躺在地上说道:“好,好,快来吧,求你捅我吧,用它把我捅穿吧。”

  小敏仰面朝天躺着,一双白嫩的胳膊和修长的黑丝美腿就像小狗的四肢一样蜷曲着,一股股清澈的泉水不断从鲜艳的洞穴中涌出,两片红得发亮的阴唇一张一合仿佛正在迎接着穿刺杆的到来。

  看着这样诱人的景象,钱飞也有些忍不住了。

  他吞了吞口水握住穿刺杆向小敏的阴道直刺了过去。

  冰凉的穿刺杆沿着小敏润滑的阴道缓缓地前进,小敏感觉到下身的空虚正被一根又凉又硬的棒子填满兴奋得张着嘴发出一声声浪叫,纤细的小蛮腰来回扭动,搞得钱飞手中的穿刺杆都有些握不住了。

  “喂,你们过来几个帮我按住小敏”钱飞一声招呼,立时有七八个男生淫笑着围了上来。

  这些家伙早就对小敏垂涎三尺,此刻得了方便自然免不了要上下其手一番。

  他们有的按住了小敏的乳房,有的搂住了小敏的纤腰,有的掐住了她柔软的屁股,有的则直接抱住了一条黑丝美腿。

  这下小敏虽然不能再乱动,但是在众人七手八脚的刺激下叫声倒是更高了。

  “哦,快一点,快刺进来,啊,顶到我的在子宫了,好爽,哦,快用力。”

  这时钱飞也明显感到穿刺杆顶到了一个软软的器官,杆上传来的阻力明显增强了。

  这根穿刺杆并不是非常尖锐,而是一个相对圆润的半球形,这样可以在穿刺过程中尽量少得伤害内脏。

  这本来是为了尽量能让小敏多活一会,但是现在刺到了子宫就只有强行突破了。

  “小敏,你可忍着点,我要用力了。”钱飞嘱咐了一声双手握住穿刺杆开始缓缓的加力,小敏的阴户整个都被顶得凹了进去,两片阴唇也随着穿刺杆的加力陷进了阴道里。

  现在小敏的阴户看上去就是一个光滑平整的洞口里面插着一根亮闪闪的棍子。

  “哇,班长的阴道弹力可真好,这样用力顶都不会断掉。”

  “是啊是啊,这么极品的阴道干起来一定爽的很啊。”

  这时小敏的叫喊声也越来越大,只不过她完全没有觉得痛苦,穿刺杆的撕扯反而缓解了她体内的麻痒。

  “哦,哦,好爽,好舒服,阿飞,再用力点,已经捅进子宫了,哦,快把我的子宫也捅破吧,把我也捅穿吧!”

  听着小敏的浪叫,钱飞也是一阵热血上涌,他双手猛地一用力,手中的穿刺杆噗的一声刺进去了一大截。

  只见小敏突然昂起头发出一声高亢而激烈的长吟,那原本陷进阴道里的阴户就像收缩的弹簧一样突的一下弹了回来!

  两片阴唇紧紧包裹着穿刺杆,好像婴儿吮吸着乳房一样轻轻蠕动着,阴户顶上那颗阴蒂也是挺立着一下一下的跳动,一股阴精从阴道和穿刺杆的缝隙间噗的一声喷了出来,好像喷雾器一样喷了周围几个男生一头一脸。

  “哇,班长的阴道果然是极品啊。”

  “是啊是啊,这样都可以弹回来。”

  “不过班长也真是淫荡啊,子宫被捅穿了也会高潮。”

  “哈哈,班长的淫水真好喝啊,酸酸甜甜的像酸奶一样。”

  这时钱飞却注意到小敏那充血的阴蒂还在像脉搏一样突突地跳动着,那鲜红的颜色仿佛一颗珊瑚珠一样可爱。

  钱飞用拇指轻轻按了按这颗可爱的小肉珠说道:“小敏,我要剪掉你的阴蒂了,我会把它封在琥珀里永远带在身边。”

  子宫被捅穿的小敏这时候神志也恢复了不少,她点了点头说道:“嗯,喜欢你就剪掉吧,我的肉你想要哪里我都会给你。”

  钱飞高兴地在小敏的脸上亲了一口说道:“我的好小敏,真乖。”

  说着拿过一把剪刀卡住阴蒂的根部,手掌一合哢嚓一声将小敏的阴蒂剪了下来。

  小敏全是又是一阵颤抖,两只被人抱着的黑丝小腿一阵乱踢,嘴里发出一连串意义不明的淫叫,也不知是愉悦还是痛苦。

  钱飞小心翼翼地捏起那颗鲜红的肉珠保存了起来,接着又拿起穿刺杆继续穿刺。

  穿刺杆一寸一寸地前进,小敏的阴道受到穿刺杆的摩擦还在不断分泌着淫水,而小敏也是不断地淫叫着。

  钱飞不禁暗自感叹。

  “这外国春药果然够劲,小敏被我捅穿了子宫剪掉了阴蒂居然淫性还这么强。”

  很快小敏就被完完整整地串在了穿刺杆上,男生们将她抬起来架在烧烤架上,她那漂亮的小脸就正对着正在绞刑台上被自己的学生轮奸的杨淑珍。

  钱飞凑到小敏的耳边问道:“小敏,你还清醒吗?能看到老师被轮奸的样子吗?”

  小敏的嘴巴被穿刺杆撑的圆圆的,只好眨了眨眼睛来表达自己的意志。

  钱飞高兴地说道:“太好了,我现在给你刷一些烤肉酱,这样你很快就会变成一块香喷喷的烤肉了。”

  这时绞刑台上的轮奸正进行的如火如荼,每次有男生退下来的时候杨淑珍的阴道和菊花中浓稠的精液都会滴滴答答的流出好多,连她身下的木板上都已经汇聚了一片白花花的精液湖。

  男生们一个个都是兴奋得不得了,光是轮奸自己的老师就已经十分刺激了,再加上绞刑性交这个特色大伙更是乐此不疲。

  而杨淑珍也是全力迎合着学生们的轮奸,每当学生们用阴茎将她挺起的时候她都要努力享受那一丝难得的空气。

  有时候她还会将两条丝袜美腿盘在男生的身上来争取多呼吸一些空气,这时候就要两个男生抱住她的两条腿才能将她掰开,搞得男生们一阵哭笑不得。

  而小敏每次看到这样的情景双眼也会眯起露出一丝笑意。

  看来她对妈妈的淫戏也是颇为喜欢。

  钱飞一边给小敏涂抹着各种烧烤酱料也会陪着她说话,不一会的工夫一阵烤肉的香气已经传了出来。

  “哇,好香啊。班长已经烤熟了吗?”

  “这个,似乎只是熟了一部分。”钱飞看了看还在眨眼的小敏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

  “要不我们先把烤熟的地方割下来吃吧。小敏你觉得怎么样?同意的话就眨眨眼。”

  小敏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她倒是觉得能活着看到大家享用她的美肉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钱飞看到小敏眨眼又是高兴地亲了她一口。

  他拿起一把餐刀小心翼翼地在小敏的乳房上切了一刀。

  这一刀切得并不深,但翻开的表皮下面已经看到淡黄色的乳肉正冒着热气,一滴金黄色的油脂从切口渗出滴落到篝火中爆出一团火星。

  钱飞高兴地切下一片乳肉蘸着调料大嚼了起来。

  “唔,唔,太美味了,小敏,你的乳房太美味了。香而不腻,入口即化,真是极品啊。”钱飞一边夸奖着小敏,一边又是切下了一片乳肉大嚼。

  小敏听到钱飞的夸赞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笑意。

  就这样,绞刑台上的轮奸还在继续,而替换下来的男生就可以到烧烤架旁割取小敏身上已经烤熟的部分来吃。

  这时候的小敏意识还是清醒的很,有时候小刀切得深了切到没熟的部分小敏就会皱皱眉头来表示抗议。

  而当钱飞在那些切掉熟肉后露出的生肉部分上涂上烤肉酱的时候,小敏身上还会发出一阵颤抖,虽然现在她身上还能够颤抖的部分已经不多了。

  过了一会,有人说道:“阿飞,你今天还没有上过老师吧?老师好像快要撑不住了,你再不来可就赶不上了。”

  “哦,好啊,我也正想再奸一次老师的肥逼呢。”钱飞答应着走上绞刑台,这时杨淑珍那张开的淫穴里还在滴滴答答流淌着精液。

  钱飞伸出两根手指伸进老师的阴道来抠出那些粘滑的精液,每当他的指甲滑过老师的阴道壁都能感觉到一阵明显的收缩!

  钱飞看了看老师那已经有些上翻的双眼不禁笑道:“老师还真是淫荡啊,明明已经快要不行了阴道还是这么有力。”

  说着钱飞也是挺起大枪一下刺入了老师杨淑珍的阴道。

  钱飞在老师润滑的阴道里猛烈地抽插着,粗大的阴茎进进出出带出一波一波的淫水发出一声声噗滋噗滋的声音。

  他一手揉捏着杨淑珍柔软的肥臀,一手抚摸着她柔滑的丝袜美腿,嘴里还叼着一只白嫩的乳房一通撕咬。

  极度缺氧的杨淑珍这时已经没有了多少意识,大脑已经基本死机的她只是凭借着自己淫荡的身体对钱飞做出响应。

  只见她两条美腿来回踢动,一只光着的丝袜脚和一只高跟鞋在钱飞的腿上来回划动,似乎是还想将腿盘上去却已经没有了足够的力气。

  钱飞知道这样下去杨淑珍很快就要撑不住了,而他就真的只能奸尸了。

  钱飞想到这伸手捏住杨淑珍的鼻子自己将一大口空气吹进了杨淑珍的嘴里。

  这口空气对杨淑珍来说可真是救命稻草一般,温暖的气流强横地撑开她那被绞索挤压的气管直入肺腑。

  昏昏沉沉的杨淑珍仿佛又感受到了她第一次为钱飞口爆吞精时的刺激感,那时钱飞的精液也是这样霸道地冲进她的喉咙,灼热的液体仿佛一下填满了她的胸腔。

  杨淑珍的身体仿佛一下子回忆起的当时的激情,雪白的肉体一阵颤抖,两颗勃起的乳头贴着他的胸膛来回摩擦,那一双浑圆的丝袜美腿也一下子获得了力量向上一翘盘在了钱飞的腰间。

  杨淑珍双腿圈住钱飞的腰,身子借着这股力量向上一挺,脖子上绞索的压迫力顿时轻了不少。

  杨淑珍有开始了艰难的呼吸,一双翻白的眼睛也渐渐转了回来。

  钱飞一般亲吻着她的脸庞一边问道:“怎么样,骚货老师?还能认识我吗?”

  杨淑珍脖子上套着绞索已经说不出话来,但是从眼神中看得出她是认出了钱飞的。

  钱飞看到老师已经恢复了意识自己操弄得更加卖力,粗大的阴茎像捣蒜一样快速而又有力地撞击着杨淑珍的花心。

  他左手握住一只柔软的乳房,右手则伸到她的背后将两根手指插入到后庭中抠弄着那滑腻的肠壁。

  三重快感不断冲击着杨淑珍的大脑,窒息和轮奸造成的体力消耗已经让她的身体吃不消了。

  这时的杨淑珍似乎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已经燃烧了起来,全身的肌肉就像爆炸的火星一样不受她控制地颤动着,而点燃着股火焰的就是那根正在她体内驰骋的阴茎。

  杨淑珍本能地感觉到这股火焰要是继续燃烧下去很快就会燃尽她的生命。

  “哦,哦,不行了,要死了。”强烈的快感不断燃烧着杨淑珍那所剩不多的生命,粗壮的阴茎每一次撞击到她的花心都仿佛要将她的灵魂从身体里撞出来。

  求生的本能让杨淑珍想要抗拒这热烈的性爱,而空前强烈的快感却好像恶魔一样在不停地诱惑着她那淫荡的灵魂。

  杨淑珍就像一条饥饿的鲤鱼,明知道咬住鱼钩自己就必死无疑,但香喷喷的鱼饵对她的诱惑实在是太强了。

  “啊,啊,我,我不活了,小飞,干死我吧,奸死我这个淫妇,操死你的老师吧。”杨淑珍在内心中呐喊着,完全失去了抑制的身体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在性欲的操纵下尽情地驰骋。

  她贪婪地享受着性爱的快感,享受着她人生中的最后一次激情。

  杨淑珍艳红的舌尖探出唇外上上下下地跳动着,肥白的胸脯一阵起起伏伏,两只丝袜脚也是一阵阵地向上翘。

  早已和杨淑珍欢好了几百次的钱飞知道这是她高潮将要来临的征兆,于是更是加紧了抽插的速度。

  终于杨淑珍的阴道和直肠同时一阵猛烈地抽搐,钱飞再也忍不住将自己的精液射入了老师的体内,老师杨淑珍的阴道中也是喷出了一股火热的阴精。

  紧接着她的喉咙中发出“咯”的一声,美丽的头颅也是软软地偏向了一边。

  钱飞拔出自己的阴茎看着老师,只见她白花花的身子像没了骨头一样软软地挂在绞刑架上来回摇晃。

  一股尿液从她张开的尿道口无力地流出,顺着那浑圆的丝袜美腿流下,将那纤薄的丝袜都浸湿了。

  只是杨淑珍积蓄的尿液太多,一直流到了她的丝袜脚上在那只仅剩的高跟鞋里还积蓄了一小泊尿液。

  杨淑珍直到死去那包裹着丝袜的脚尖还在高高翘起着,钱飞明白如果是绞死的话老师的脚尖应该是向下伸而不是向上翘,看来她是在绞死之前就将自己剩余的生命力全部投入的性爱的篝火中。

  钱飞不禁一边抚摸着她那柔软光滑的丝袜小脚感叹道:“嗯,就像飞蛾扑火一样,老师你真是太淫荡了。”

  “哦,快看快看,班长居然也高潮了。”

  钱飞又来看小敏,原来小敏看着妈妈畅快的淫戏自己也迎来了人生的最后一次高潮。

  只是她身上的肉已经被分割的差不多了,胸前的部分已经被割的露出了肋骨。

  小敏也只能从她那已经残破的阴道中喷出了一波淫液,而她自己也畅快地闭上了眼睛。

  钱飞和男生们一边感叹着杨淑珍和小敏母女的淫荡一边继续享用着小敏的嫩肉。

  直到将她吃得只剩了一颗头颅串在穿刺杆上。

  钱飞又像之前允诺的一样和大家一起分割的杨淑珍的肉体,钱飞作为主人分得了一整条丝袜美腿以及老师的一整套生殖器。

  他一手攥着老师的子宫和阴道,一手抱着一条丝袜腿说道:“喂,各位,我们都拿着自己分得的部分来合个影吧。一来大家留个纪念,二来也一起寄给老师的老公好气气他。”

  男生们听了钱飞的提议都是一片叫好,大家纷纷抱着自己分得的美味站在一起,钱飞还特意将杨淑珍和小敏两颗美丽的头颅也抱在了一起。

  在快门闪动的瞬间,所有男生一同呼喊着老师的名字“杨淑珍”,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宴会结束后,钱飞将杨淑珍和小敏的人头装入一个纸箱,还特意将两人的头发绑在一起绑成了一颗心形。

  之后又放入了宴会的录像和最后大家的合影,这才将纸箱寄给了老师的丈夫。

  做完了这一切,钱飞也觉得累了。

  他将老师的子宫和阴道放入了冰箱,自己抱着那条柔软的丝袜美腿进入了梦乡.................